海与卡夫卡。

那溢出的声音,那嘶哑的歌谣,若是能够摇荡与风,就传告给你吧。

经历了失恋然后…第二天被表白了…啊。

这个号大概没什么人所以。写写感想之类的。

医生在隔间和我爸妈谈话。隔音效果不怎么好所以我还是听见了一些讨厌的字眼。

我觉得我的身心都足够健康。


然后听见我妈哭了。


我想可能是医生说的太直白了刺激到他们了。这就是为啥我自己到现在也不愿意说那些事。

最后医生走出来,和安慰人一样的跟我说。没事没事,轻度抑郁还比较好治。我妈也是跟着说配合治疗她和我爸都会陪着我。


我爹什么都没说。他一直在咳嗽。咳嗽的很严重。



我人生里第一次被别人告知你有精神疾病。要治疗。
但是我自己觉得这就是胡扯。我和普通孩子没有什么区别。我为什么要治疗。



妈妈哭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还是说,我要跟着一起哭。


为什么而哭呢。

是这样的。

当我打开首页一看评论时。发现我喜欢的混双黑的太太们和我喜欢的混凹凸的太太们。
都互相认识。

👏然后在评论区开小号说话被关系认出来掉了马还被催你啥时候更雷卡👋。

周末,周末我就写。

以后这个号不咋用了…大号@鹤。 

文章都在那边(。

之后大概文章什么的都扔@鹤。 这个上面,摸鱼啥的还是在原来这个号!那边大概扔点日常啥的

最近沉迷安雷,…让我说一句。


安哥没马。雷总没船。

【soramafu】 替君许愿 (上)

そらまふ我是真的写不出那种为剧情而虐的虐来…
所以我宁肯不写。

当然真的灵感来了也挡不住。

就像我给自己家孩子写东西,我希望看到他们的日常,看到他们十几年之后还能像现在一样互相吐槽,还能顺当的在一起,然后就这么过很多很多年。

不想要多么惊心动魄的经历,因为他们根本不需要和别人炫耀。

我喜欢的cp,
我就希望看他们好好过日子,看他们无意间磨合出来的默契,看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

但是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呀。


有一些写手们的文字,就算不刻意去写,不去突出它的虐点在哪里,看到的时候我也依然会不知不觉眼泪就下来了。


…之后也想要写自己的东西,写出想要的感觉来,但是我还差了好多,还要继续努力呀。

鹤。:


#短篇#
#HE#
#ooc有#


(1)



——有时候他们会以人形出现,伴随着洁白的羽翼。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以其他形态存在着。

——如果出现的话,代表什么呢?


——那你大可以准备许愿啦,这是最难得的机会。



(2)

还在读小学的そらる跟随父母最近才搬来了这个小区。离着市中心稍微远了一些,隔壁是已经不知多少年头的教堂。夜晚路旁的街灯闪闪烁烁,他从一楼的窗口探出头,总是能看到做完祷告归家的人们。


“妈妈,我们为什么不去呢…?”


“这是别人的一种信仰呢。”母亲走到他身边,“そらる有这样的信仰吗?”


“信仰…?”

“长大就会明白啦。”



小小的男孩踮起脚,从自家散发着温暖光芒的窗子向外眺望。他看见教堂的尖顶模糊在了漆黑的夜空中,看见归家的鸽子停在那房顶的边缘,看见了里面彩绘玻璃透出的光一点一点的暗淡。


在母亲转身离去的时候,他看见了有什么东西从尖顶一跃而下,转瞬即逝。


在浓稠的黑暗里,那抹白格外明显。


(2)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


听到窗外的声音,そらる慌忙下了床,光着脚吧嗒吧嗒跑到床边,用力拉开了窗子,今夜外面正下着雨,谁知道那家伙还是跑过来了。

“每次都麻烦そらるさん给我开窗户真是不好意思呢…”


“まふ快一点进来,雨要刮进来了。”



まふまふ是隔壁家的小儿子,第一次见面也是像这个样子,对方瞒着父母悄悄跑了过来,敲着窗子和自己打招呼。
记忆实在是有些模糊,毕竟那时才是读一年级的年龄,现在他都五年级了,自认为已经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有了第一次的见面,自此,第二次,第三次…まふ好像特别喜欢晚上来拜访他,白天也有来过几次,只是基本可以少到忽略不计了。


现在,まふまふ正站在他面前,手里拎着一把滴滴答答还在淌水的雨伞。小脸红扑扑的,因为是大半夜的冒雨跑过来,毫无疑问的被寒风拥抱了吧。


“肯定会被你爸爸发现的…”


そらる想起了对门居住的中年人,平时出门眼见他一副毫无生气的样子,几缕毛糙的头发耷拉在额前,眼袋上沉重的黑色简直让人为他的健康担心。
这么说来,眼前的まふまふ能够顺利长大并且有这么一个开朗的性格,真是不容易。

“被发现也没关系的,爸爸对我特别温柔的!”


“小声一点啊。”



他是真的想不出来那样一个人,对自己的孩子满怀温柔的一面。如果真的是那样,怎么还会放任まふまふ在雨天跑过来?

“还是早点回去吧,淋了雨会感冒的。”


まふまふ还在纠结着从雨伞顺着滴到地板上的雨水,抬起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没事没事。”


彼时,他正拿着刚刚找到的毛巾,给まふまふ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3)

“そらるさん真的很喜欢这把吉他啊…”



当他们这天第六回路过这家店,路过那把摆在橱窗里的木吉他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まふまふ这么调侃着。

“但是很贵。”


そらる索性也就停下来,站在橱窗前对着那把木质吉他细细端详,只是看了一眼标在角落里的价格,简直让他咂舌。



“打工也要挺长一段时间才能买得起。”


现在他们都上了高中,出来打工也已经都是家常便饭。男孩子到了这个时间,想买的游戏,想去看的电影,或者又是乐队的新CD。所有的东西都要钱,父母给的零花钱也只是勉强足够吧。


“这样的话,那么我们来许愿吧!”

“什么?”

一旁的まふまふ手舞足蹈,兴奋的向他提着建议,虽然听上去没什么可信度就是了。


“许愿啊,啊神啊麻烦实现我的愿望吧之类的!”


“太傻了不要。”


“诶那么绝对吗!考虑一下嘛!”


“不要。”

两个人一边踏上不知走了多少遍的回家的路,一边又笑闹着互相追赶了起来。


那时候そらる是真的相信,这就是他的生活。也许到了几十年之后,已经是中年人的他们两个还会互相对呛,重复着不会厌烦的对话。


但是不是那样。


(4)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啊,对了,そらる去看看自己的床上吧?爸爸说有惊喜要给你呀。”

母亲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头发挽的和平常一样一丝不乱,就这么笑吟吟地看着他。


“惊喜啊。”


そらる一边应和着,一边一把拉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床上的是那把吉他。


就是他每天放学,都会假装不在意的路过的那一把。明明昨天他和まふ还讨论过,如果自己喜欢的歌手用这把吉他演出,将会有多么震撼。明明他才刚下定决心,要自己打工将它买下来…






这样的心想事成,未免来的也太快了。



——————————



不虐不虐这篇真的的不是虐…这篇一共分上下两篇,下一篇就完结了超短的。


大概是前几天听歌突然就想到了很多他俩的日常,然后就控制不住自己七拼八凑来了这么一篇。


关于そらるさん想要的那把吉他,也许真的只是他运气好而已,父亲刚好明白了他的心事。


你觉得呢?


谢谢看到这!

错字还是老样子我会再修改的,大家看见麻烦告诉我一下…!








…我就看个宠物店你们咋还卖红腹锦鸡呢…这不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吗???

我大概,消失一段时间吧。

【soramafu】 胸针 (四)

今天的

鹤。:


#HE#
#ooc有#
#倒计时#


“我是个很没有自觉的人,不对,也许我们两个都是。”





(1)




历时两天,そらる千辛万苦终于抓到了避而不见的まふまふ。







对于那枚突然出现的胸针,そらる并不是毫无想法。就算是什么时候买来的,那么まふ在那天晚上把胸针别上他衣襟的时候,就能够认出来。


更何况,对于那种说法,そらる多少也有听过一些。




如果两个人的物品是一样的,那么就是……。

就是?

他必须找到答案。



—————————

(2)


“为什么要退社?”


他一把拽住想从后门溜走的まふまふ。


从那天晚上的那枚胸针开始,他在活动室梦见的那些破碎的片段,直到静静躺在他衬衣口袋里的另一枚胸针。


再加上まふまふ刻意的避而不见。





就算是一向冷静自持的そらる,也会有这样焦虑的时候。






“我没有什么天赋,留在社团里也……”



也许是他的气势实在有点吓人,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吓得まふまふ低下了头。明明比他高两厘米的男孩子老老实实的站在自己面前,再也没有了想跑的念头。


简直就是犯了错的小孩子在挨训一样。




“理由不是这个。”

そらる一口否定。不对,我不是要问这种问题,但是一下问出那样直白的事情,指不定又会把まふまふ吓走。


而且他保证,对方下一次肯定会更加想方设法的藏起来,也别提让他这么简单的在教室里抓住了。






“まふまふ,你应该很清楚自己到底对于戏剧是什么样的感情。”


不是まふ,是まふまふ。没有简称,足以体现眼前抓着自己的这个人到底有多认真。





“如果你不喜欢戏剧,觉得没天赋。那么从一开始你为什么要努力?”


为什么还要找我来练习那些你并不会参演的剧本?


“如果你因为这种理由就放弃,先对以前自己的努力道歉吧。”








不受控制的说了这些话,そらる觉得事情已经糟糕到了让人失望的地步。可以的话,他真想收回那些话。


そらる几乎已经可以预见到,再过几秒钟まふまふ一定会甩开他的手,几步冲向后门夺路而逃—————这简直就是八点档连续剧里的狗血剧情,可确实是他自己推动的事情发展成了这个样子。


“…不是这样的。”


一直不语的まふまふ反驳道。可他仍然没有抬起头,平时精神干净的声音又沉又闷,遥远到来自地底的某处。



“我喜欢戏剧,就算没有そらるさん那样的天赋,我也想要努力。所以不是因为不喜欢,因为……”



说到最后没了声音。



まふまふ终于抬起了头。他不躲不闪的直视着そらる的眼睛,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まふまふ问他要了那枚胸针,那枚本就属于まふ自己的银白色胸针。






“在そらるさん那里,它是温热的吧?即使不贴身带着也会有那样的感觉。”


そら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肯定?否定?还是直奔他原来的主题?


“但是在我这里它是冰凉的,不管拿多久都是一样的温度。そらるさん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まふまふ抬手将那枚胸针砸向地板,然后不出所料,只是在大理石地上留下一道泛白的划痕。




那枚胸针依然好端端的。



“在知道我有这样的感情之后,そらるさん还想要我回到社团吗?”

(3)

まふまふ觉得自己早已经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そらる会面色阴沉的摔碎那枚胸针————也是只有他才能做到的事情。然后两个人的关系就此僵局。




在まふまふ心里这毫无悬念,可是还是忍不住点燃了那一丝的希望,让他可以在这两天内漫长的等待和焦虑中取暖。




在他的目光里,そらる还是捡起了那枚胸针。


要结束了。まふ似是惋惜的微张开嘴,但是什么声音都没能发出来。







そらる又抓起了他的手,轻轻的引着他摊开手掌。动作缓慢的足以让他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和自己的体温,接触到一起时是怎样的不可思议。



“我是个很没有自觉的人。”


そらる开口这样说道,他停了一下,把手里的东西放在まふまふ的手里。对方一下如同预料中的一样睁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但不对,我们两个都是。”


两枚一模一样的胸针紧贴着躺在まふ的手心里,连叶片交缠的方式都没有丝毫改变。蓝色和白色有那么一刹那,他产生错觉,它们好像连在了一起,不再是独立的个体。






“也许上天已经看不过去了,才会出现这两枚胸针吧。”


そらる没有抽回手,反而紧紧握住了对方。在感受到同样有力的回握之后,他扯出一个笑容来。


“我喜欢你。まふまふ。”


你不用回答,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现在是冬日傍晚的五点,走廊的灯自动亮了起来。昏黄的灯光照在まふまふ的眸子里,带了点一样的光。



和不可思议的欣喜。



————————————


终于把告白写出来啦。


そらる终于还是决定要弄明白。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对于まふ的退社置之不理,对于他放弃自己梦想的做法只做一个旁观者。

まふ一开始不说明白只是他不够自信,如果そらる不接受这种感情,那么他面对的只能是关系破裂。

这就好比一个一直生活在黑暗里的人,带着他去感受光明,他可以很快就适应,但是同时也没有办法再回到黑暗里去了。



但是没有这个“如果”。そらる是喜欢他的,两个人都没有说明,最后还是そらる先说了出来。まふ也接受了。



这些开始的不默契,害羞,或者不安。在之后相处的岁月里都会被一点一点的磨平棱角,就像那两枚胸针,虽然不是人工制造,可有一天也会因为岁月而显得有点老旧。

可是它们依然像感情一样耐久。




还是那句话,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谢谢你看到这,明天还有一章完结。之后会写写两个人多年后的相处。差不多就进入老夫老妻的感觉了(什么


我是鹤,祝你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里希望你也能开心起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错字我会在自己再看一遍后修改的!



【soramafu】 胸针(三)

昨天的份(。
告白告白告白

鹤。:

#HE#
#ooc有#
#日更#



(1)


“所以,你就这么给そらるさん了?”




天月放下手里的笔,转过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まふまふ。他似乎是不怎么相信好友做出的这个决定。






“太草率了吧…”




“不会哦,因为看上去还蛮合适的啊。”まふまふ刚好完成了花费他两天时间的论文,完美的敲下了最后一个句号,熟练的点了保存。




“…况且,我不想拿回来了。”





(2)

そらる最近总是会突然烦躁起来。



那天演出结束之后他本来想要将胸针还给まふまふ,只是人群实在太过拥挤,等到所有人都离场之后,他也早就找不到了人。



那就社团活动的时候还给他吧。




第二天他早早就来到活动室,可是站在门口等了半天也没见まふまふ来过。无意间向社团的负责老师提起这件事,那位平日里一直温和体贴的女性眼中难得的露出一丝惋惜。



“まふさん吗?他退社了。”







实在是让人没有想到过的答案。


虽然只有一次,そらる曾无意间撞到对方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位前辈手里拷贝来的剧本,一遍又一遍的念着。




上面圈圈点点,甚至连用怎样的语气和表情都罗列的清清楚楚。



要说是对于戏剧没有热情,这根本不可能。










“那,退社理由呢?”


“啊这个…まふさん只是交了申请书,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这就没办法了。




他们俩个不是同一个系,平日见面的机会也少之又少。不过只要是在社团活动中,まふまふ除了处理手中剩余的道具,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他练习。





“そらるさん的记性真好呢,读上几遍就能基本记住剧情了啊…”


“这种事情很多人都能做到啊,也不是什么特别的长处。”








他停下来,侧头看着趴在桌子上的まふまふ。那时候刚好是个下午,其他社员提前回去了。



まふまふ因为要处理道具所以留了下来,而他是在为了下一次的排练熟悉剧本。







“是啊,好多人都能做到呢…”



声音一点一点的低了下去。



まふまふ不知是不是困了,趴在桌子上闭上了眼睛,像是要打盹的样子。







“要睡别在这睡啊,会感冒的。”




“是,是…そらるさん超啰嗦啦。大魔法师可是要有充足的休息才能施展魔法的。”




“那你有本事不要感冒啊。”






…真好呢。




(3)



既然胸针暂时还不回去,そらる干脆就好好端详了一下。





まふまふ当初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小东西别在他衣襟上的样子,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也给他留下了一个“贵重物”的印象。






胸针是银白色的,但是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制成的。刚刚被他握在手里,现在还带着身体的温度。


但是摸上去的感觉,倒不如说是本身就具有体温一样。



他眯眼,也许是由物及人,不自主的又想起了まふまふ的事情。







那次他撞到对方私下看剧本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相反,之后まふまふ也就开始主动找他问这一类的问题,甚至还拽着他一起练习。



“为什么不去试试看啊,老师一定会同意的。”



结束了活动后额外的练习,他抬头看着正在整理剧本的まふまふ,对方的嘴唇因为长时间没有补充水分有点干裂,声音也因为说了太多话显得略微沙哑。




“诶,我吗?”


まふまふ摆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伸手指了指自己,眼睛又瞟向桌上的剧本。


“不行吧,根本没有经验啊。”



“不去尝试怎么可能会有经验呢?”



“啊…这个…”


まふまふ没了后话,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刻意逃避着什么,慌忙抱起自己的书和剧本走向敞开的门。





“そらるさん也要快点回去哦,八点就会关门的。”




身影消失在门的一边,还能听见余音从走廊传过来。








现在也才五点而已,そらる看了一眼时间。


甚至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


(4)

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刚好也是五点。



下午没有课,也许是太过悠闲所以在活动室睡着了吧。


そらる起身收拾自己的东西,关于刚刚的梦境他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想,权当是回忆以另一种方式重现罢了。






那枚胸针还摆在桌上。



…还是贴身放着吧。


毕竟是别人的东西,他拿起胸针准备放进衬衫的口袋。指尖触到的一瞬觉得不对劲,明明放在室温里那么久,怎么还有种温热的感觉?


像是被从什么人身上剥离出来的一部分,有血有肉一个完整的生命一样。



也许只是手指冻僵了吧,没开空调,确实有些冷。


刚刚醒来意识还不清楚,そらる甚至都没好好考虑。他只是将胸针塞进口袋,准备背包走人。



不对,有什么不对。






他惊觉的摸向自己的口袋,却摸出了个相似的东西。




一枚和まふまふ的那个款式一样的胸针躺在他的手心。






可不是那一枚。





他再也没法无视手中的一抹湛蓝。




——————————


まふ的努力そらる并不是没有看见,相反,他一直都有参与,不管是练习也好指导也好都有很用心的去做。




就像まふ的喜欢,他可能还没有看清,但是已经做出了确实的回应。


只能说,两个人都需要时间来接受。



这是为什么胸针是一样的原因。




(下一章写告白了有点激动啊啊啊


不知道有没有错字…我会再看一遍修改的orz